以色列与哈玛斯新战场:社群网战

2020-06-17 17:00:36编辑:
以色列与哈玛斯新战场:社群网战

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伊斯兰反抗组织哈玛斯可说势不两立,双方至今缠斗不休,这场可上溯到以色列建国的冲突,随着时代的演进,不仅是真实战场上的双方热战,也一路打到虚拟世界,在社群网路上进行一场社群网战。

2012 年 11 月,以色列国防军发动一项为期8天的军事行动,名为「国防之柱行动」(Operation Pillar of Defense),针对哈玛斯的高阶干部以及军事基地发动斩首式攻击,第一个目标就是哈玛斯军事领袖阿门德‧贾巴里(Ahmed Jabari),以色列派出无人飞行器将他连车带人一起炸成碎片,之后将任务影片上传到 YouTube,并且上 Twitter,推了一则短文:

以色列国防军还在 Facebook 上贴出后续消息,并邀请网友一起追蹤这次打击哈玛斯于迦萨走廊军事基地的行动,随时更新最新讯息。

哈玛斯自然也不甘示弱,其军事组织卡桑旅(Al Qassam Brigades)在 Twitter 上反击,说以色列国防军已经为自己开启了地狱的大门。

此后全球网友就看着双方彼此「实况转播」,街头的血战以外,网战也打得火热。

这并不是以色列第一次诉诸网路,其实以色列国防军自 2009 年 12 月起,就筹组了网战部门,最初只上传了一些 YouTube 影片,如今这个部门有 35 人,由艾薇妲(Avital Leibovich)率领,以 6 种语言:希伯莱文、阿拉伯文、英文、西班牙文、法文、俄文,经营 30 个社群网路平台,包括 Twitter、Facebook、Instagram、Google+ 等等,团队也负责剪接影片,经营部落格,还有撰写 App。

以色列决定建立网战部门,是因为理解到这个新领域将对宣传十分重要,以色列与哈玛斯打的,并非传统的战争,在国际关注下,以色列无法把对方屠杀净尽就了事,因此双方所的的其实是一场宣传战,双方都要合理化自己的行动,贬抑对方,争取世界舆论支持自己,而排挤对方,能达到这点的一方,就会得到最终的胜利。

就科技资源、人才,与观念上来说,身为科技大国的以色列可说佔了绝对上风,团队一个月张贴 200 到 300 篇部落格文章,在 2013 年 12 月 5 日达到第1万篇 Twitter 推文,在 YouTube 上,有 500 多部影片,目标是尽可能争取更多人的关注。

以色列与哈玛斯新战场:社群网战

以色列方设法想清洗自己是压迫者的污名,更想打破巴勒斯坦人的弱者形象,而尽可能将对方套上恐怖份子的污名。以色列有强大的科技与文创资源作为靠山,例如发表火箭弹落到以色列住宅区的影片,以及拍出一群巴勒斯坦小孩丢石头抗议,接着却从车内视点看挡风玻璃被石头砸碎,够吓人了,再补上字幕,问观看者还觉得丢石头是无害的抗议行为吗?

而哈玛斯不但没有办法像以色列那样建立 6 国语言、30 个平台的大团队,更因为在美国被视为恐怖组织,所以原本有 Facebook 页面、YouTube 频道,通通被移除了,哈玛斯只能主要经营 Twitter,但其 Twitter 英文帐号至 2014 年 1 月 9 日也遭到停用,只能先暂用阿拉伯文帐号代替。

哈码斯本身的经营也乏善可陈,其T witter 英文帐号遭停用前,追蹤者不过 4 万人而已。相较之下,以色列国防军在 Twitter 上有 23 万个追蹤者,Facebook 粉丝页则有 38 万人按讚。

哈玛斯张贴的内容,大多想强调以色列杀害无辜平民,希望国际谴责以色列,同情哈玛斯,因此总是贴出无辜人民受害的悲惨照片,以搏取同情,但是好的照片不是天天都有,于是有些拿别处的照片充数,如曾被踢爆拿叙利亚内战照片充数,而以色列自然很乐意去踢爆他们,有专人专门盯着哈码斯的发文看,只要一有照片,马上比对是不是又是拿别处的照片充数。

两边的资源如此不对称,哈玛斯的网战还打得下去吗?但以色列却面临意料之外的敌人,对网战的杀伤力还比哈玛斯更大:自己人。

2013 年 2 月,有个 20 岁以色列狙击兵,用狙击枪的狙击镜瞄準一个巴勒斯坦小男孩的头作乐,这就算了,他还拍照存证,更把照片上传到 Instagram,这张照片一上网,马上引起轩然大波。除了这个「白目」狙击兵以外,还有很多以色列士兵把不当行为,如欺负巴勒斯坦人,放火烧帐蓬等等劣迹,放上网路分享,真是个「不打自招」,对以色列官方宣传努力想塑造的形象造成相当大的伤害。

难堪的以色列官方,于 2013 年 6 月下令禁止官士兵使用社群网站,稍后还决议要雇用工读生在社群网站上美化政府。

以色列与哈玛斯新战场:社群网战

哈玛斯也一样得到个人自发行为的帮助,虽然哈玛斯自己经营的马马虎虎,但是许多基层士兵现在都有手机,都能上网,有位女兵拉娜(Rana),就在 Twitter 上分享了无人飞行机飞到上空的声音,得到 61 个转推。

社群网路的性质使得这场网战不是只在以色列官方与哈玛斯之间,无数无名的个人,也参与其中,人人都有可能对网战的结果发生影响,到底最后以色列是否能用资源优势与大量工读生压倒对手,还是哈玛斯能以小搏大?真正的决定因素,或许是握在全球广大网友的手中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